夏念尘埃

枢零/反逆黑白/米哈伊尔

Fine

这都什么???

这建模我吐血了


图源推特,侵删,新封面。

感觉被逆(?。

Lof是不是已经可以删了

越来越觉得少年时代的枢哥真是苏到荷尔蒙泵发无可救药。黑发还没有那么长,眼神也还没有包含亘古的寂寥。只有同样的纯洁无瑕一尘不染的少年零才和他能成为天造地设的伴侣啊。

这么好看的人到底为啥能爱上玖兰优姬啊,想死的心都有了。

穿高领套头衫的男人

上篇。不怎么好吃,凑合吃吧。就是前面磨蹭了半天。下篇应该有车。

      叶夫格拉夫钟情于黑色高领套头衫。

      糟糕透了。米哈伊尔上眼皮瞌着下眼皮,表达他对这位吸血鬼自认优雅的糟糕品位嗤之以鼻。他看起来极度沉溺于黑色,那顶马戏团小丑才戴的高礼帽,披着怪异鸦羽的漆黑长袍,一丝不苟的领口缀着红色丝绒领结。他这一身就像一只会掉毛的乌鸦。米哈伊尔想。他对叶夫格拉夫的一切都厌恶至极,包括这个念起来绕口十足的俄国名字,他的声带浑浊着震动连带着鼻腔一起抗议着这个复杂的发音。

      于是他开始不知疲倦地钻进叶夫格拉夫的衣帽间里,在白天间隙,在叶夫格拉夫晚归的夜里,甚至在叶夫格拉夫待在书房里禁止打扰的那几个小时里。他不停地撕坏着他的各种重复的衣服,各式各样的名贵宝石领结和造型怪异的衬衣,其中毁坏的最多的还是叶夫格拉夫衣柜里那一摞重复的黑色高领套头衫。他用新生的还不够足够锐利的吸血鬼的爪子去抓,去挠,把它们一摞一起扔进壁炉里,去烧,留下参差不齐的边缘,偷偷把残次废品扔进最偏远的那个垃圾箱,然后悄悄溜回楼上的房间假装一切从未发生用被子闷起头隔离起整个世界。

      反正他总有一天会发现的,米哈伊尔在睡着前的最后一秒想。

   “我是在报复他,在发泄,这还只是冰山一角罢了。”他的声音放得很小,像是从很远很冷的地方传过来的。

       

       

      叶夫格拉夫是个优雅的吸血鬼王,洞悉一切,无所不能,他怎么能在这种显而易见的小孩似的叛逆期任性报复里装聋作哑呢?他活了成百上千年,历经整个世界的沧桑轮回颠倒反复,怎么会连这点小事都猜不透呢。米哈伊尔不清楚,也不想去猜他的心思了。

       叶夫格拉夫很少动怒,也从没把米哈伊尔那点幼稚得可爱的复仇放在心上,米哈伊尔的愤怒只是在他肩上抓痒,撕不开皮肉,渗不进血液,什么都不会破坏,不会腐烂,甚至撕不开一道小小的伤口,他漫长的人生中几乎没有感受过疼痛的真实含义。

       他从血色的眼珠中看到米哈伊尔坚持不懈毫无悔意的脸,爪子上残留的磕痕,他不知怎的心里一紧,生出一种为人父母的错觉,现在他的孩子还带着未消的怒意横在他面前,盯着自己不起波澜的红色眼珠,下一步就要跳起来抓他的衣襟。于是他抓住米哈伊尔的手腕:“以后不许这样。”

       

       

       米哈伊尔怀里抱着七零八碎的黑色残骸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城堡大厅里,漆黑的屋子没人开灯,所有的家仆和低等种都不见踪影,没人敢在叶夫格拉夫外出时和这位异类的王族眷属搭话一字,所有正儿八经的吸血鬼都在被迫低头忍受这位小祖宗的一切恶行。浮雕墙壁上的挂钟,壁炉中的火星明灭闪烁几下后,叶夫格拉夫终于从浓夜里裹着寒风踏进门槛。

     “真是惊讶啊米哈伊尔,你是在等我吗?”

       米哈伊尔正懒洋洋地陷在柔软沙发里,两条长腿随意地挂在扶手上,听到他的发问也没抬头回一个字。叶夫格拉夫的唇角动了动,还没发声,米哈伊尔终于舍得扭头看他一眼了,“够自作多情的。”他挑玩着手掌间缠绕挂落的那些黑色布料碎片,大拇指的指甲异化伸长,轻轻在上面划了划。

       叶夫格拉夫抱着双臂看了他一眼:“这是你今天的杰作吗?”

       他脱掉厚重的披风,从衣袋里露出半截长方形的盒子,后面有人替他小心翼翼挂好,然后摘下高礼帽,露出里面打底的黑色衬衣和祖母绿领结。他从门廊进来了。

       米哈伊尔抬眼瞥见身前逼近自己的高大人影后条件反射性地坐了起来,他的脑子里闪回一点儿不太友好的历史记忆,那是最黑暗最难捱的一段时间,他躲在地下室的笼子里,并不是叶夫拉格夫将他锁在那里的——是他自己执意呆在那里,困在那一方狭小的寸地里,带着一身未愈合的咬痕,蜷曲着幼小的身子,钴蓝色眼睛融化成一片死寂的冰湖。

       他尝试不露声色地后退一点儿,又不想被眼前人硬箍着下巴仔细端详自己这份胆怯悄声泄露的狼狈模样,于是他垂下眼睑,手腕有点抖,沉默着,沉默着,等待着有什么声音先打破寂静。

       一秒。他暗暗在心底数下第一个数字。

       第二秒,叶夫格拉夫笼罩在门廊投下的阴影里,神色晦暗不清,像一尊黑色的雕像。他听见叶夫格拉夫开合嘴唇前惯有的微弱的低哑鼻音。

       那双红色的眼睛要睁开了,要注视着我了。抬头对视的一瞬间我就会即刻失去对这具身体的掌控权,紧接下来将会是一句听至腻烦的成为惯例问候的:看着我,米哈伊尔。

       一把锐利的银刀子,或是挂着血滴的爪子,毫不留情地撕开与过去的一丝一线的牵绊。

       米哈伊尔鼓起勇气抬起了眼睛:“是我撕的。”

     “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溜进我的房间吗?”叶夫格拉夫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因为你的品位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啊。”

       米哈伊尔忽然抬高声音站了起来,一把将那些衣衫碎片全部甩到地板上,蓝色的眼睛变成可以燎原的火红。碎片乱七八糟散了一地,是燃烧殆尽的片片死灰,是被黑色污染过后的洁白雪片盖过鞋尖,在他和叶夫格拉夫之间用一场骤降的黑雪隔绝起两个独立空间。

       同病相怜的东西。总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这样吧。米哈伊尔目不转睛地俯视着那些碎片。

     “如果只是在挑剔你的衣物的话,”叶夫格拉夫向前踏了一步,迈进了隔开的属于米哈伊尔的个人领地。他的手背轻轻抚上米哈伊尔的侧脸,掌心贴上他唇角边的皮肤,大拇指摁上下唇摩挲,手套的触感很凉,还残存着雨水的寒意,“我可以派人送新的给你。”

        米哈伊尔的脸吸血鬼的手冻得有些发红,惨白无血色的脸与月光融为一体,眼眶下晕开吸血鬼通有的一圈乌青,钴蓝色的眼睛是西伯利亚雪原上亘古不化的绵冰,有时会让浓腥的血红色短暂趁虚而入,然后雪原便开始融化,叶夫格拉夫有时会注视着他的眼底,等血色凝成满月,罕见地在唇边浮起笑意,却又很快的退散下去,发出一声不可闻的低哑叹息。米哈伊尔抬手打开叶夫格拉夫在他脸上流连忘返的手,吸血鬼冰冷坚硬的指节硌得他骨头生疼。叶夫格拉夫笑笑,带着那股老掉牙的老贵族优雅味儿礼貌知趣地退开半步撤回手掌。

        这是他的小狗,他的小男孩,但他的米哈伊尔绝对不会是一只太听话的小狗,米哈伊尔会在晦暗阴影里向着他张牙舞爪,一次次用实践来积累足以杀死他的经验,沾了毒液的餐具,藏在枕头底下的银刀,然后很快一次又一次地经历失败,最后一口咬断自己的脖子,掰断他曾为他初拥过的牙,连银刀插进心脏都杀不死他,但他笃定米哈伊尔可以杀死自己。米哈伊尔会放干他的血吗。

        他的小狗,根本就是一匹磨牙吮血潜伏杀机的孤狼。

     “你的爪子真是越来越锋利了。”

        米哈伊尔循着他迫近的低沉嗓音望过来,却不料下一秒就陷进他的殷红陷阱里,他仰起头大口呼吸氧气,被逼着不断向后挪动着手肘,像只要把自己藏进沙发里的猫。叶夫格拉夫扣住米哈伊尔的手腕把他拉到怀里,米哈伊尔的右眼上被贴覆了一个轻如绒羽的吻,叶夫格拉夫的嘴唇是完全冰冷的,下唇上的刻纹来来回回摩擦着他的眼皮。古董钟震响一声戛然而止,炉火死灰复燃,廊厅的落地帘被施了午夜魔法一齐拉拢隔绝光线。一场歌剧的谢幕,没有报幕员旁白者与女演员,也没有穿燕尾服的小提琴手。米哈伊尔在静止的刹那刻听见叶夫格拉夫心脏跳动的震响,两秒一下,不同于人类的心脏构造,更像一架笨重迟缓的蒸汽时钟。他小心翼翼地把眼睛眯开一条缝,却看清楚叶夫格拉夫胸前红色领结上点缀嵌着的祖母绿正忘情地亲吻着自己的喉咙。

   “那么,生日快乐, 米沙。”

      轰隆——,轰隆——,窗外开始下雨了。

-tbc


奶一口这绝对是最终回ed,好听到哭出来。

昨晚梦见枢哥挥挥手给我发了一摞子信封装的大钞票,受宠若惊.jpg()

填!坑!是!什!么!impossible!

路凯莎:

心血来潮整理一下_(:зゝ∠)_


 
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关于 @夕禾 
认识前:是认识是第一个大佬没错,太太你写的文真好嘤嘤嘤,是枢亲妈
认识后:脑洞力max,填坑力min,我就靠你的P图活了
   
关于 @苏眉澈 
认识前:高冷,是大佬没错×2,大概退坑了
认识后:挖坑→不填→挖坑→不填……热衷于开脑洞,撩完就跑→_→


   
关于 @Bury 
认识前:哇居然是更新最勤快的!是老司机没错,文风好温馨
认识后:本人有种迷之萌感(?),年轻人真好
  


关于 @越无长处 
认识前:这个文的构造厉害了,本人应该属于那种很有文采的,
认识后:真·文艺清新,文风真的学不来_(:зゝ∠)_


    
  
关于 @夏念尘埃 
认识前:文风好犀利,硬汉风格
认识后:都发展到这里求写完……现在大概处于完全的潜水状态
  
  


关于 @VON 
认识前:好犀利的感觉,大概很严肃_(:зゝ∠)_,涉及的题材全是我无法驾驭的
认识后:超羞涩(?)等了三个月车还是没能开起来,热衷于发刀片
   
  
关于 @Ivy 
认识前:是海外小姐姐,文风很华丽,写的也很好
认识后:是全能大佬没错了,现在我是小姐姐的脑残粉,又能写又能画,大家赶紧来怂恿太太出本子
   
  
关于 @衣莝 
认识前:……我是什么时候认识小衣的来着_(:зゝ∠)_
认识后:组织委员,一月必定更一篇好评(至于有几个坑我就不数了)
  
  
关于 @苍祁#周更ING 
认识前:小姐姐超好相处,三次元应该很累
认识后:咦我们重合的圈子真多_(:зゝ∠)_